今天的泽言更咸鱼了吗

在下泽言,幸会.

FADED

再不更新就大概是废了。虽然不到字数还是先发点)

前文戳前√

『七』

本来转身的自己忽然被拉住,本能地掏出双枪进行了反击退出几米的距离,却不料来者是个老熟人。

“……范海辛?你来干什么。”马克波罗收起双枪轻轻呼出一口气开始盘问。

“啧啧啧,对我这么凶?”范海辛把帽子理了理,“不过是执行任务有一段可以顺路而已。”

“你不打算说实话?”马可波罗皱了眉,他太了解这个老朋友了,他们间的任何谎话对方都是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的。

“好好好,我投降我投降。”范海辛举起双手示意。

“先找个隐蔽的地方再说。”马可波罗打量了四周,挥手示意范海辛和他走。

旅馆。

桌上的烛火摇曳不定,或许是因为深夜的世界染上了好几分寒气。

这唐突的降温让关窗的马可波罗有些不适应,指尖微微有些凉了。此刻正是五月末,本来应该逐渐上升的温度却变了调。

“组织似乎发现铠的另一个身份了,怕你们出意外。”

“另一个身份?”马克轻轻坐下。

“魔铠的下落,魔铠归属了他。”

“你是说…之前那个…韩信他未能完成的任务?”

马克波罗不禁回想起两年前的任务,组织最优秀的年轻人之一,那个特使在完成无数艰难任务后,却带伤回到组织。

韩信满身是血,深受重伤,最后只是报出了这条线索,便被转去急救了。

事到如今,他几乎都快忘记了这些事,今天回忆却又被挑了起来。

“所以,这次任务不是闹着玩的。”范海辛神色微微凝重,“韩信的实力你我都知道,两年前他便是现在你我的水平了,这次任务虽有三人,但…魔铠也必定会逐步变强…所以……”

“我知道,总之……多加小心吧。”

“好了,好兄弟,我俩该睡觉了。”范海辛便直接倒向了床。

“……”

但范海辛没有告诉马可波罗的还有一点,那便是关于露娜。

露娜的资料保密程度达到了S级,并非马可波罗所以为的A。甚至,组织欺骗了露娜本人,告诉她 她被判定为A。

这个少女拥有无法想象的力量。

她的血脉来自遥远而强大的家族。

并且……她是铠的妹妹。

而且组织不一定信得过露娜,这是露娜的第一个任务。

所以派范海辛也有监视的作用。

清晨夹杂了许些寒冷,天空则是灰蒙蒙的,还飘着极小的雨,可落在人的身上却寒冷刺骨。

让马可波罗意想不到的是露娜很轻松地接受了范海辛的到来。

于是这趟任务成立了一个三人组。
————————————————————————————
“后来回想起这段时间,我也认为这份友谊会持续到老。”

“真好。”马可波罗笑起来,阳光洒在他的睫毛上。
————————————————————————————

几日奔波终于来到了这片海域。

大海一向神秘莫测,却又不乏清澈与美丽。

放眼望去浩瀚无边,视线的尽头,与天际线重合在一起,叠成了一片澈蓝。

海鸥扑打着羽翼,落在船头,露娜站在码头的前头,任凭海风吹来。

大概是一幅画吧,马可波罗这样想着。

嗯,真好。

She is so beautiful.
她是如此地美丽。

“嘿,发什么神?”范海辛伸手在马可波罗面前晃了晃。

“嗤。没什么。”马可波罗扯扯帽子,向着露娜他们走去。

范海辛双手抱头,仿佛度假一般悠闲地走着,却是看透了某人的小心思。

『八』

“天快黑了,还不打算回船舱休息么?”范海辛端着杯咖啡,斜靠在船舱门口。

“我想看看星星和海。”露娜理了理发丝,仍是背对着他。

那浩瀚苍穹甚是美丽,遥远的星河仿佛昭示着人们心底小小的美好的愿望,却清澈得不带一丝杂质。

大海平静安宁,倒映着整片星空,海风仍是无比清凉。

其实,很像马可波罗的眼睛,一样干净。
露娜心底小小的声音说着。

“很美。”范海辛打破了沉寂。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露娜唐突地说出这句话来。

“……”范海辛喝了口咖啡,“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露娜只是轻轻地笑着。这样的她,如同一朵绽放在黑夜的蔷薇。

“谁管你,我回去睡觉了。”范海辛并不惊慌,悠闲地走了回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