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泽言更咸鱼了吗

在下泽言,幸会.

FADED

#根据faded原创,配合bgm食用更佳
#主cp:马可波罗【远游之枪】&露娜【哥特玫瑰】
     称为枪月?
#可脑补为全英文。(因英语为国际通用语言 所以不是意大利文)






『序』
“抱歉,我似乎来晚了点。”
来者微微致歉,随即绅士地坐下。他整理了一下帽子,抬起头,金发碧眼的英俊模样很是清秀。

“无妨,下午好。”我转了下笔,顺便喝了口咖啡,苦涩的气息蔓延到嘴里,似乎连这咖啡馆里的绿色植物也沾染了不少气息。我听着咖啡馆里艺人拉的小提琴曲,笑着看了看眼前这位故人。

“午安。”他轻声回应了我,随即招呼到站在一旁的服务生,“一杯咖啡,不加白糖与牛奶,谢谢。”

咖啡很快呈了上来,飘着点点热气,与窗外的寒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窗外的雪已经停了,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其上,枯木枝头的白雪折射着璀璨的光芒。蔚蓝清澈的蓝天,这岁月一如既往地美好而安宁。这新雪似乎是个好兆头,今年的圣诞应该不出所料,会很美好。

“OK, then stop talking nonsense. Where does the story begin?”我轻抿了一口咖啡。

“I vaguely remember that it was a distant and peaceful scene.”他微眯了眸子,似乎陷入了那遥远的记忆,“The story is long. Would you like to listen slowly?”

“Just as well.”

译:
“好的,那就不再废话了。故事,从何开始呢?”

“我依稀记得,那是遥远而安宁的景象。”
“故事很长,你愿意慢慢聆听吗?”

“无妨。”

评论

热度(3)